Chromezi

鉻吱
啊哦
HOMO SAP
42.

©Chromezi
Powered by LOFTER

London, August 6, 2018





这个照片真的是在很惨很惨的情况下拍的。当时我和Amy试图从西区骑自行车回帝国理工, 然后在不认识路的情况下租的Santander, 难骑得要死不说(早上她因为我的失误摔破了胳膊肘)还找不着停车站点, 然后超崩溃地超了时。也就多个120块钱吧, 哈哈。哈哈哈。


绕着绕着我俩发现, 咦, 怎么看到河了啊, 咦, 怎么他妈的前面是桥啊。回头一看, 我靠, 白金汉宫。拿起手机一查, 完全跑反了, 本来想回市中心, 结果差点都跑过河了。查完一抬头, 就看到了这一片。天底下昏沉沉的, 夕阳从树影后边落下去, 仅存的一点光打在栅栏和云上, 好像电影里那种辉煌的落幕。我俩傻愣愣地在那里"哇"了好久, 一跺脚赶紧随着周围的人一起疯狂拍照。那天出来的紧, 本意是购物所以忘了带也懒得带相机, 只好拿破手机凑合凑合。我俩一边拍一边安慰说也不赖, 这一场迷路还挺值的。




在异国他乡跑错地儿实在不算得上是什么令人欣慰的体验, 自行车骑不好会被开公交的大爷骂, 会被给你说你走错路了的大妈严厉地瞪着, 一整天都不会有朋友和你说话。日子好难好难过。但是有时候你真的觉得这狗屁生活过不下去了的时候就老会有人出来, 扶着你的肩膀, 告诉你every one is gonnadie somehow. 哎, 它确实很妈了个逼的狗屎, but if that’s the way we lose I won’t let this go easy for them. 




你懂我意思吗?没人在乎什么狗屁。没有事情有任何意义。你是自由的, 我也是自由的。没有人应该做什么或者认为什么, 没有人应该。我们是自由的。我们应该在木民谷。我们应该在林中跳舞, 旁边放着偶尔跳针的唱片。万事万物无垠无限。




以上这些并没有什么重要的, 只是看到照片觉得该写点什么罢了。那天真的很惨。晚上十点多, 我俩在海德公园旁边停车, 坐下歇会儿, 看着最后的一点光也消失在草的后边, 看着看着就笑了出来, 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 然后安安静静地坐在长椅上哭。我不记得我有比那更伤心的时刻了。

这个!我一直觉得这个可以写他俩, 虽然但是吧, 虽然但是……

玩得很开心的小摸鱼!

做梦梦见安牌安

琐碎细节太多了不记了, 就记得安悔过之后用命抵了他的罪行, 然后众迈雅给了牌(是的活了)一根带着火星的茴香枝, 说这火是靠希望在燃烧, 等到人们的希望足够燃起火焰的时候他就会回来了; 摊牌一直很小心地保存着那小树枝, 等了几千年, 一直等到法革期间吧, 那根枝条越烧越旺越烧越旺直到某天整个都烧起来了, 牌就颤抖着一路狂奔上山顶, 然后冲过去在破碎的挂满红布的台阶上吻了刚刚重生在神殿前的安姐


唉, 唉

回头想想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只能叹两口气

(所以说你在做梦嘞

水酸素离子诞生记

水酸素离子是怎么来的:


初中某天, 玩梦百

女主要叫什么名字好呢, 得日式, 但是不落俗套

从xx子入手吧

姬子……不可以, 太老套了。什么美穗子什么的也就都算了。

要玛丽苏一点……烂俗的中文字和"子"拼在一起结果却要能让人眼前一亮的……

古风人名想几个……高渐离, 离子!好, 就这个。这个不错。又烂俗又清新的, 完美符合要求。女主就叫这个了。


哎, 好无聊, 我还没有玛丽苏人设, 整一个玛丽苏魔法少女玩玩。

城搞了个啥, 偶像企划?我脚的好。整个玛丽苏偶像魔法少女。

好像女子高中生不良玛丽苏偶像魔法少女挺有趣的, 那就都整上。整上。...

我失去了创造力

和创造东西的决心与勇气

哎呀, 我觉得我此时应该感到难过什么的, 但是最后结果只有一句"哦"一样的东西盘旋在胸腔里, 不知道是好是坏。

一段时间内可能都写不出什么东西来了(大概吧)

[Gamquick] 01:37 a.m.

摘要: 睡不着的皮特罗大半夜在街上游荡.



Before Your Reading:

标题是写完的时间. 在飞机上写完的, 有一阵子啦.

19.06.16: 这么清水到什么都看不出来的东西居然能给你锁了, 哈喽老福特? 不过趁着这个机会把它重新看看修了一遍, 还是很高兴. 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能写出这种东西, 好可爱呀.

因为被屏蔽太久干脆重发了.



Warning: 

私设如山.  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奇怪au, 大概是逆转未来后.根本看不出是钢盔, ...

小嗅嗅

只有小嗅嗅和小木民矮子精这一对小伙计才可以给我带来永恒的快乐。"傻乎乎的、明天早上起来就会原谅彼此的小东西们。"

放一点傻吊摸鱼

拥有特典拥有快乐。

(有趣的东西)

伦敦街头某牛皮癣。

選擇困難發作
每個的p3是原圖, 都是劍橋宿舍, 都是劍橋。我還有一大批照片沒有修。


世間萬物感激涕零

旧照片两张

忍不了了, 必须说一句

给赠礼的分析还没有写完就跑去AO3刷文, 刷着刷着结果看到了Losing Battles

我: